数字化、智能化是下一轮生产力革命核心力量

原标题:“数字化、智能化是下一轮生产力革命核心力量”   成立已经超过50年的“国二招”宾馆立志要做百年老店,在12月24日这个碎玉飘斜的冬日清晨,中新社主办的“新时代·新使命·国是论坛2019年会”正在此间举行。   微软中国首席技术官(CTO)韦青,一个土生土长的北京人。他的演讲题目《技术创新与高质量发展》,观点直接鲜明:落地是技术的终极使命。可他讲起来,却像一场哲学讲座,把现场听众引入了一场思想的盛宴中。   认清我们即将面临的时代   “我们真的知道我们即将面临的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吗?”韦青不同凡响的发问,让现场和在线所有看直播的观众都陷入思考。   韦青给出了自己的两个判断:第一,中国在过去几百年里头一次,有了必要的前提要素,能够在新一轮科技革命中引领世界发展的潮流;第二,如果中国不能产生自己的话语权和理论体系,而是一味地从别人那里援引一些理论、经验、知识,可以让我们走到今天,但是必定无法让我们到达明天!中国需要有自己的理论,这种理论建立是在对现状和未来正确认知的基础上。   韦青认为,中国有自己独特的优势,但首先要识别这种优势,其次还要把它提升到理论高度,否则别人就无法理解你为什么这么先进。他进一步指出,技术不是抽象化的人工智能、物联网、大数据,其实技术早就强势进入了每一个人的生活。他摆了摆手中的录音笔,“不管中文、英文讲话,只要有它,马上能够变成文字,准确率在95%以上。”   韦青声明,要想理解技术对人类的影响,在科技行业有个专业词汇叫范式转移。如果思维方式不变的话,一个人的世界观、价值观、对世界本源的认知就不会演进,思维方式的僵化让人们根本无法理解现实世界,在无形中就被抛弃了。   这个时代最危险的,其实不是赶不上时代,而是连赶什么都不知道。这里相关性就显得特别重要,如果一个人的工作和这个世界已经不相关了,那他努力了一辈子,等于都在做无用功。   数字化、智能化是下一轮生产力革命的核心力量   韦青说,当前制造业就处于一个没有标准答案的时代。从技术角度来看,真正变革的帷幕远没有拉开,才刚刚掀起了一个角,主角还没出来呢,互联网、人工智能、物联网只不过是即将到来的智能时代的一个前奏罢了。   技术的变革会带来社会的变革,但韦青提出了另外一个观点:我们面临的,到底是工业革命,还是文艺复兴?要创新,还是要回归?拿印刷术来举例,印刷术真正改变了过去几百年,从文艺复兴到宗教革命,再到启蒙运动和资本主义萌芽,直到工业革命和现代化社会,印刷术是一个巨大的加速器,也是一个催化剂。   韦青说,从技术角度来看,数字化、智能化将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极大原动力。这里面有经济学的原因,有社会学的原因,可以参考比对第一次文艺复兴后印刷术对社会造成的巨大影响:信息的无处不在和知识的自由分享。   数字化是一种思维范式,比如微软作为一家外资公司,中国员工在跟美国和欧洲的同事谈的时候,就需要掌握全球话语权和话语体系方式,否则就会吃亏,公司如此,国家更是如此。   在无人区为世界指引方向   韦青认为世界上有两类人:实践者和空想家。对于实践者来说,当所有的范式全部变革后,事实上已经没有标准答案可寻了。中国人特别善于在有答案的时候,依靠答案实现飞速增长。但现在,国人要逐渐改变固有思维定式,开始习惯进入无人区。   任正非一直说华为进入无人区了,其实微软也是,相信越来越多的公司和国家已经认识到这一点,无人区需要空想家。   中国在思维方式上有自己的优势,具有极强的抽象能力,再加上数字化的方式来理解这个世界,用清晰逻辑来阐述自己的新理念和新方法。   韦青指出,中国实践所产生的新方法和新思想,将重新定义人与机器的关系,将社会治理由粗颗粒推进到细颗粒状,专业化、系统化、流程化推动“云—物—大—智”(云计算、物联网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)建设,最终实现人才、数据、行业、生态和算法的全面协调永续发展,在无人区为世界指引方向。 (责任编辑:DF515)